【米體專訪】伊巴:當拿奴馬本可成為下一位馬甸尼


伊巴接受了《米蘭體育報》的獨家專訪,他重點談到了當拿奴馬離隊的話題,表示自己直到最後都會挽留他,因為他可以成為下一個馬甸尼。

薩坦,你喜歡傳媒對你的睇法嗎?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,而且他們也有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利,我知道自己是誰,自己能做什麼,這就夠了。我對自己充滿信念,一直如此,這就是這種心態讓我走到了今天這一步,我不能,也不想改變。

由於傷病你錯過了參加歐洲盃的機會,你是否對此感到失望?

更讓我失望的是缺席了太多的米蘭比賽,我本來可以為球隊做出更多貢獻的,通常我是那種一年能踢50場比賽的球員。也許我應該現實一些,少向我的身體苛索一點,但我做不到,我不是那種球員。當然了,無法參加Euro確實讓我挺失望的,但是沒達到100%狀態就去強行參賽也不是我的風格,我更願意在家休息,然後為瑞典加油。

大家需要為你涉嫌參與博彩公司的事情感到擔心嗎?

不用,因為這些事情是可以解決的,我並沒有反對相應的制度,事實上正相反,等我回到歐洲就會立刻想辦法去解決這些事情。

談到FIFA、UEFA、處罰這些話題,你對歐洲超級聯賽的爭議怎麼看?

其實我不太了解,但我能想象到那些球會想搞歐超項目的原因:他們在競技層面陷入了困境,希望尋求一些解決方案。其實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英國那邊,球會跟球迷之間發生了嚴重的衝突,卻沒人問問球員們是怎麼想的,畢竟他們才是舞台上的表演者, 球員更有權力決定誰踢什麼比賽。

你會不會覺得自己要踢的比賽太多了?

我不這麼認為,每個球員無法出場時都會感到生氣,如果我說自己踢了太多比賽,那也只是嘴上說說罷了。就像太陽出來了你就會覺得熱,但沒有太陽又不行… 這一切需要找到個平衡。

但你已經39歲了,你是否願意少踢一點?

完全相反… 但或許我也該學會更加實際一點了,多聽聽自己身體傳遞出的信息,而不是像過去一樣一直把自己推到極限。

歐洲很多球會都在面臨著財政問題,你有沒有覺得球員們現在賺得太多了?

誰賺得多啊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,給多少錢取決於球會有多需要這名球員,是球員的價值決定了市場,就像股市一樣。

過去的這個賽季最讓你不爽的是哪部分?

傷病,而且一直到現在都沒痊愈。我回歸之後度過了美妙的十八個月,米蘭現在又進了歐聯,球迷們配得上這一切。我們本希望贏下聯賽冠軍的,而且球隊一直都在領先… 最近幾個月這支米蘭成熟了許多,無論是從整體還是個體球員的角度,都取得了長足的進步。

很多人都認為你個性十足,甚至有點自私,你在球隊內是絕對耀眼的明星,其他人只能給你伴舞了…

我喜歡自私,很多人都能當國王,但是神只有我一個,當然沒有隊友的幫助我就也不是,這一點我也很清楚。

你這個賽季生了多少次氣?

每天都在生氣,不過生氣反而讓我感到生機勃勃,以我的觀點,動怒甚至不是一件壞事,這說明你非常在乎自己所做的事情,以及自己身邊的人。如果一個人老是在說:“沒事,一切都好著呢”,你覺得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?

你的新隊友邁尼昂說當初在巴黎的時候,你和他的相處方式讓他感到很受用。

薩坦笑著回答:我對待他人的方式就是那樣,有時候你必須強硬起來,有時候又要給予鼓勵,有時候我會跟他們開玩笑,有時候又會發消息關心他們。就像今年我們闖進了歐聯,雖然這是球隊的目標,但我更渴望勝利,我會不由自主的挑戰自己,這也讓我感到享受。

現在我跟過去相比更有責任感了,我感覺自己更像是一位領袖,我跟米蘭也解釋了這一點,所有人都必須努力工作,然後幫助米蘭找回昔日的榮光。

說到球隊領袖,你對當拿奴馬的離去感到遺憾嗎?

非常遺憾,你之前問我:現在的球員是不是賺得太多了,現在我再問你一個問題:你覺得當拿奴馬值多少錢?他在米蘭長大,他本來可以成為球隊未來二十年的門將,可能二十年有點多了,畢竟他不是薩坦。(笑)

但他確實是世界上最強的門將,他可以成為米蘭的代言人,就像馬甸尼一樣,一個馬甸尼為球隊帶來的價值有多少呢?這是無法去量化的。我不知道Gigio是不是真的會走,就算探戈也需要兩個人才能跳得起來,反正我一直到最後都會建議他留在米蘭。

有人走就會有人來,你覺得基奧特怎麼樣?

有高水平球員加入球隊是件好事,基奧特很有經驗,米蘭目前沒有太多像他這種贏得過很多冠軍的球員。如果他能夠加盟米蘭,我會歡迎他的,他可以為團隊作出貢獻,幫助那些渴望提高的球員們,並且起到導師作用。

也許有朝一日你可以成為皮奧利的助教嗎?

這工作我不是已經做了一年半了嗎?(大笑)還是先找點別的事情做吧。

你的好朋友摩連奴也回到意大利了…

這是一個很棒的挑戰,他就像我一樣,加盟了一支並非冠軍熱門的球會,這可不是他所習慣的。不過這一切也因此更加美妙了,他很有性格,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到全世界范圍,所以這對意甲來說也是一件好事,從各個角度看都是如此。

艾歷尼呢,你的前任主帥也重回祖雲了…

我很開心,他執教我的時候還處在教練生涯的初期,後面已經成為了一位贏家。也許他可以前往海外執教,豐富經驗讓自己更加全面,但可不是每個人都像薩坦一樣,帶著一個旅行箱就能到處逛別人家後花園了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風格。

是不是可以說,安察洛堤也是和你一樣的旅行者?

馬德里是個好地方,同時對他來說也會是另一個很棒的挑戰。

今年聖雷莫音樂節辦得挺成功的,就算那些不關注、不了解足球的人也很享受那場演出。

必須的,我身邊的人都知道我能帶來什麼,好幾次我都去問主持人Amadeus,我在音樂節上應該做點什麼?他告訴我:做你自己就行了,我也正是那樣做的。

你現在還能保持坦誠嗎?還是需要“戴上口罩”?

人有時候需要一點自我保護,我不怎麼與其他人分享我的私生活,那些認為自己永遠完美的人讓我有點想笑,因為這世界上會有無數的眼睛一直盯著你,完美是根本就不存在的,當那些自以為完美的人意識到這一點時,一定會受到巨大的打擊。

你對米蘭的下個賽季怎麼看?

有些球隊在疫情之下出現了財政問題,可能無法向之前那樣保持前進步伐了。而阿特蘭大和米蘭看上去是最扎實的俱樂部,財政也比較健康,接下來就到球場上見真章吧。我認為米蘭會迎來一個新篇章,雖然接下來也會是一個艱難的賽季,阿特蘭大、國米、祖雲、拿玻里等隊都很有實力,但這說明聯賽也十分均衡,這一點很棒,我肯定希望和隊友們一起再向聯賽冠軍發起爭奪。

你有想一直想做,但還沒有做的事情嗎?

我好像已經把所有想做的事都做了,而且我一般不搞長期計劃,因為每次當我制定計劃的時候,就會發生一些與我預期完全相反的事情,所以我更喜歡過好每一天,及時行樂,什麼該發生就發生去吧。

最後一個問題,薩坦,是你帶給足球的更多,還是足球帶給你的更多?

我跟著足球一起闖蕩世界,認識了很多人,體驗了各種不同的文化,足球給了我現在的人生。

我給予足球的是什麼?一位世界上最全面的前鋒。

《米蘭體育報》用一句話為這篇專訪做了結尾:歲月流逝,但對薩坦來說並非如此,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