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甸尼自傳 (第四至六章)


All About Paolo Maldini

第四章 往事歷歷在目 


 那天下午,天陰沉沉的,又很冷。可這並不是一部恐怖片的開始。就在那個時候,我代表AC米蘭在意甲聯賽賽場上首次亮相。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1985年1月22日,我們的對手是烏甸尼斯。現在,我可以這樣說,那場比賽就好象在高速公路上學開車那樣,並不十分困難,但在那個時候,我的激情,我的感受,卻永遠銘刻在心。
在我獲得意大利青少年足球聯賽的冠軍後,當時我想:也許我在青少年隊的歷史該結束了。事實正如我料想的那樣,在幾天的休整和等待後,我和我的隊友一共八人被選入AC米蘭的一線隊伍試訓。到了那裡一周後,我獲悉:我還將面臨再一次的選拔。AC米蘭主教練利特賀姆向青少年隊的主教練法比奧卡比路建議,從我們八人中選五人,正式加入AC米蘭的一線隊伍。通過一系列的訓練及比賽,在星期四的早上,守門員教練德薩尼(Dessari)告訴我:“你已被選中,成為被選中的五個人之一。現在你已正式加入AC米蘭一線隊伍,明天你將隨隊前往烏甸尼斯,參加意甲聯賽。”
當時,一線隊中的主力法蘭高·巴里斯曾給我許多鼓勵。他告訴我:必須要刻苦訓練,才會成為隊中的一員。總之,代表AC米蘭踢球並不是一句空話,必須要實力才行。他的話使我堅定了信心,鼓足了勇氣。我非常感謝巴里斯這些年給我的幫助,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愉快而充實的。
當我得知我將作為正式球員前往烏甸尼斯時,我問守門員教練德薩尼:“教練,我沒有一線隊的球衣,我以什麼身份跟著去呢?”他說:“這點你不用擔心,和隊中的工作人員穿一樣的衣服:藍色茄克、灰色褲子,打上隊裡統一的領帶,一起上大巴不就行了?”星期五早上,我們全隊一起乘大巴前往烏甸尼斯。在比賽前的這兩天裡,我們全隊上下沒有一刻的鬆懈。那時我認為,我可能會在看臺上觀看比賽時,事實卻不是這樣。當主教練利特·賀姆來到球場時,竟叫我坐在替補席上。當時,我心裡很高興,但卻沒表露出來。
我坐在替補席上,連鞋帶都沒系上。在離下半場開賽還有五分鐘時,巴蒂斯蒂尼身體突然出現極度的不適,不能再上場,於是,主教練利特·賀姆決定讓我上場。這時,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擔心害怕,也沒有時間去複習訓練課上的戰術打法,馬上進行賽前的準備活動。一切來得這麼突然,我簡直來不及多想。就是在這個時候,意甲聯賽的大門首次向我敞開。那是1985年1月22日,我永遠記得這個日子。當時主教練利特賀姆問我,在場上願意踢哪個位置,我說右後衛。他要求我在場上要注意盯住對方的卡梅瓦勒(Camelave)和塞爾瓦吉(Selvaggi),他們在場上的活動範圍很大。
在意甲賽場上首次亮相能取得平局這樣的成績,我已經非常滿意了。賽後,唯一帶給我的麻煩是:由於我穿的鞋太窄,使我的腳深受其害,我感到這雙腳好像要被毀了一樣。由於我沒有自己的按摩師,我只好借用隊裡其他隊員的按摩師來給我按摩。按摩完後,我高興極了,因為經過按摩後,我發現我腳上的傷對我已無大礙。
隨後,我帶著勝利的喜悅,凱旋而歸,就好像獲得了歐洲冠軍杯的冠軍似的。雖然我們從烏甸尼斯回來時已經很晚了,但我的家人仍然為我開了隆重的慶祝會。在返回米蘭的第二天記者們在五點種就來到我家,我開始接受記者們蜂擁而至的採訪。當然,對於我這個施薩·馬甸尼的兒子來說,這種場面我並不陌生。記者們給我那天的比賽作了較高的評價,然後向我提了許多問題。有些問題,我簡直不知道怎樣回答才好。現在看來,我當時真是太年輕了。
第二個星期天,我們將在米蘭的聖西路球場迎戰費倫天拿。在米蘭踢球,是我們的主場,所以在這個星期天出場一定會是最刺激、最令人興奮的。我時刻都在注意觀察巴蒂斯蒂尼的身體狀況,他並未完全恢復。我心裡忐忑不安,很有些慌亂。我第一次在家鄉父老面前參加這麼正式的比賽,我擔心自己踢不好會丟醜。所以,從內心來講,我又真的不想上場。穿著13號球衣,即使坐在替補席上觀看比賽,我也會感到滿足了。

第五章 加盟AC米蘭 


 1985-1986賽季,對我來說,是不平凡的一年。在我與一線隊的隊員一起訓練時,我得到一個重要的資訊:主教練利特賀姆讓我成為AC米蘭的正式隊員。很快,全隊的集中訓練應驗了這點,但我還是有一點擔心,因為我已有許多次在賽季前參加訓練的經歷,我根本不知道怎樣才叫做正式隊員。
直到有一天,我簽了第一份有薪水的合約,我才清楚地明白:我已正式加盟AC米蘭,成為AC米蘭的一名正式隊員。不要先看這一點,在AC米蘭足球隊隊員的檔案中,第一次有了我的名字。說來奇怪,這以後我真的覺得有了依靠。
我簽的第一份合約,嚴格的講它只不過是一份預簽的年薪為1600萬里拉的合同。當時我還是很高興,我想:我要把這份薪水存在那裡,也許隊裡還要發一些獎金,這樣一來,在賽季結束,我18歲的時候,我就能夠買一輛汽車,一輛真正屬於我的汽車。而這點,對大多數我的同齡人來說,簡直是一個不可企及的夢。
為了我的汽車夢,我不斷地努力。事情的發展比我想像的還要好。因為按照規定:在我參加了15場意大利足協杯及意甲聯賽後,我就自動成為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。在此以後,根據法律,我必須以職業運動員的身份與球會簽定一份新的合約。在這份合約中,我的薪水大大提高,達到每年8000萬里拉。這樣一來,我才真正覺得我可以完全自立了,我再也不會為了1萬里拉伸手向父親要。我買了一輛高爾夫G型汽車。第二年夏天,我的幾個朋友就借我的車出去度假。由於訓練和比賽的任務重,我沒法和他們一起去。看到他們興高采烈的樣子,我感到很滿足。
我正式加盟AC米蘭參加意甲聯賽,可這加盟給我的快樂未持續多久。因為在未加盟之前,每週星期天我都像過節一樣。我不斷地發現一些新的好玩的事情,過得十分自在。現在則不同了:體育場、足球運動員、比賽,這些以前我通過電視才可能看到的一切,現在已經成為我生活的組成部分。尤其是,我的生活節奏變得很快。這種節奏環環相扣,緊密相連。我簡直有點受不了了。但我清楚地知道:作為一名職業球員,我必須面臨這一切,而且還要適應這一切。這就是我父親給我講的任務繁重的時刻。以前他也沒少給我說過,只是我未身處其中,沒有親身的體會而已。那時,我的朋友們可以出去玩,去喝咖啡,去迪斯高舞廳,而我不能。因為我要領我的薪水,就得付出與之相當的代價。我知道,此刻的我太惹人注目,就像一個站在山顛的人,一不小心,隨時都可能從上面摔下來。
幸運的是,我父親給我一些指點,他使我的生活變得規範。比如有時他會說:“你今晚最好呆在家裡。”我就會按他說的去做。他還常常教我如何處理好與記者的關係。我是意甲聯賽場上的新手,記者們已寫了很多我的文章。(我母親很認真地將報導我的部分剪下來,整理好,保存起來。)即使是我並未做什麼值得報導的事,還是有記者寫我。我知道,這僅僅是因為我叫馬甸尼。因此,我肩上的擔子很重,心裡的壓力總是很大,在賽場外,他們把我與我的父親相比;在賽場上,他們把我與最好的球員巴里斯相比。我暗暗地下決心:一定要集中精力,努力訓練,打好每一常比賽,在觀眾面前展現出一個全新的自我。

第六章 盡職盡責 


 在我亮相意甲賽場的初期,我常常感到很緊張,也曾為此而影響比賽。記得在意大利足協杯的一場比賽中,我們的對手是里賈納,其實它並不是一支強隊,但對我而言,比賽的那晚就好像面對的是皇家馬德里那樣的強隊。聖西路球場是我們的主場,成千上萬的球迷為我們呐喊相助。我明白:聖西路球場需要尊嚴,球迷們需要勝利。對我這樣一個剛正式加入AC米蘭一線隊的新手來說,今晚的表現將直接影響我今後的前途。所以,我感到壓力很大,非常緊張,我不知道其他的新手是否和我一樣。另外,由於緊張對我造成影響的另一場比賽是對祖雲達斯。祖雲達斯被人們譽為“夢之隊”,比賽的那個星期天,我的心理負擔很重。要對付這支堆滿冠軍頭銜、前途無量的球隊,我異常緊張,以至於在比賽場上不能正常地發揮自己的水準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當時柏天尼一個神氣的過人動作將我甩在身後,令我目瞪口呆。幸好巴里斯及時補位將球鏟出底線,才使AC米蘭免遭厄運,以0:0逼平對手。不能否認,祖雲達斯其實是一支有獨特風格的優秀球隊。
在我剛到甲級隊時,由於經驗不足,在賽場上也曾出過些錯。我清楚地記得那年客場對拖連奴的比賽,我的任務是盯住對方的前鋒柯米。結果怎樣呢?拖連奴以2:0的比分戰勝了我們,而所入的兩個球,都是由柯米踢進的。我在AC米蘭青少年隊與拖連奴比賽時,也是由柯米打入兩球在而勝了我們,這使我十分沮喪。雖沒有人指責我的表現,但我感到自己確實負有一定的責任。那天晚上,我注意看錄像帶,想看看我到底在哪個環節上出了錯。整個經過是這樣的:我踢拖後中衛的位置與巴里斯配合,在比賽初始階段,我搶位的意識還不錯,當時對方的進攻對我們形成威脅時,我盡可能地及時到位把球破壞掉。即使出了些小漏洞,巴里斯和泰索迪也及時地化險為夷。正因為此,我放鬆了警惕,似乎忘了我作為拖後中衛的防守職責。在比賽的後半階段,我總是搶上前去助攻,造成我在防守上的漏洞,以至於我丟了兩個球。當時我們回到球會開總結會時,德拉勒奧和迪·巴爾多羅梅指出了我的不足:這場比賽,我沒有盡到拖後中衛的防守職責,並給我提出了很好的建議。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很關心我,沒拿我當外人,還教我在比賽中遇到不同的情況,應怎麼去應付和處理,如何做得更恰當。
他們也給我講一些我曾經不大明白的事:在某場比賽中,即使你自己認為這場球踢得還不錯,但結果卻輸了(這種情況現在經常出現),記者們對你在場上的表現只打5分。出現這種與事實相反的評價的原因是:足球場就是戰場,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
我清楚地記得在我職業足球生涯的第一個賽季(即1985-1986賽季)我參加的第一場同城兄弟的較量:AC米蘭對國際米蘭。在那時,AC米蘭的實力沒什麼絕對優勢可言,但我們球迷很多,優勢很明顯,我們開局打得不好,最先由對方的阿爾托貝利和布拉迪各進一球,後來我方的金童保羅·羅斯才攻入兩球,以2:2握手言和。那場比賽給我印象最深,令我最難忘的是效力國際米蘭的德國球星路明尼加。我真正認識到了他的精湛的球技、端正的球風和良好的職業素質。無疑,他是足球場上的真正英雄。
在1985-1986賽季,最讓我興奮的勝利是我第一次參加歐洲聯盟杯的比賽。我們在法國的阿烏克雷球場,以3:1戰勝了法國的一支球隊。也許這場比賽的結果應該為5:2,沒有人會對這個結果感到意外。我很清楚地記得:我那天是帶著重感冒出場的,我的頭疼極了。也許是法國前鋒的錯吧,兩萬名法國球迷對他們前鋒的表現感到憤怒和失望。回到我們的主場聖西路球場,我們再次以3:0戰勝對手。這場球,我踢得很好,對我來說也許是這賽季踢得最好的一場球,無疑也是最讓我興奮激動的一場球。我們第三輪的對手是瓦勒吉姆,該隊的實力在AC米蘭之下,結果我們又以大比分取勝。這樣,我-馬甸尼也由此開始出現在歐洲賽場上,引起大家的注意。
1985-1986賽季結束,我們隊的成績比較糟糕,最後五輪比賽我們只得了一分。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良好的開端。在意甲賽場上,我作為首發陣容共出場27次而且每次都打滿了90分鐘,從沒有中途被換下場過。
到賽季結束後,我不再繼續完成高中學業,因為我已經成為一名職業球員,不可能再有時間繼續完成學業。我想馬勒當拿和齊爾達羅也是如此吧。在星期天晚上比賽完後,慌慌忙忙乘夜車回家,而星期一早上八點就必須到校上課。本來參加聯賽,身體上、精神上的壓力就夠大的了,再加上學習上的壓力,我簡直有點無法承受了。應該說,我在學校的成績不錯,我本想繼續完成學業,我現在上高三,還有兩年才能畢業(意大利高中讀五年),但確實感到超乎尋常的身心疲憊,當我同父母談了我的想法後,他們同意我退學。這樣,我辦了退學手續,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職業球員。